设计师介绍

昵称:阿骥Angiezhu
等级:高级设计师
类别:女包设计师
年龄:32
现所在地:江西 赣州

查看该设计师的空间>>

统计信息:

总人气:4084
总积分:98
作品数:1
文章数:39

传承家族价值

作者:σ┈→丑帅ミ   时间:2014-03-19   浏览(1329)   赞(0)  评论 |

在2012年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上海新专卖店源邸的揭幕仪式上,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在四处走动。熟悉该公司的“老人”几乎都知道,那是公司现任总裁Thierry Stern的儿子,也就是前总裁Philippe Stern的孙子。


“他俩有时候会来我们百达翡丽在巴塞尔的展台,孩子们要尽早接受训练,希望这样效果会比较理想,”Philippe Stern笑着说。他所期盼的,是这两个孩子终将如他们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那样,选择加入到家族企业中去。“我有四个孙子,”Stern说道:“我们想把企业的家族性延续下去。”


如今Philippe已经退休,将总裁的位置传给了儿子Thierry,相信未来的岁月里类似的情况会再次出现,Stern家族按部就班地传承着自己的企业,也维持着一个即将消失的古老行业传统。


传奇的起点


百达翡丽创立于1839年5月1日,作为一家日内瓦的高端制表厂,它几乎从建厂之初就赢得了众多知名的买家,从英国女皇维多利亚到爱因斯坦都拥有百达翡丽的产品。


然而,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美国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中,百达翡丽也深陷资金缺乏的泥潭,濒临破产,于是Stern兄弟买下了公司大部分股份,让百达翡丽可以重新正常运转。


Stern家族第一代成员——Charles和Jean Stern兄弟原本是日内瓦一家著名的表盘厂Fabrique de Cadrans Stern Frères的所有者,该厂当时为百达翡丽供应表盘。


在拥有了百达翡丽以后,他们首先从Tavannes钟表公司挖来了老资格的钟表人Jean Pfister,正是在他的强烈建议下公司开始自主制造ébauches(半成品机芯),而不再依靠著名的LeCoultre(即日后的积家)供应的机芯,从而引领百达翡丽走向业内的顶端。


1933年,应美国银行家兼钟表收藏家小Henry Graves要求而制作的产品,整合了24个功能于一身,堪称当时全球最复杂的怀表——直到1989年,该企业的另一款表Caliber 89问世,才打破了之前的纪录。而一款为Graves特制的双面显示怀表,在1999年苏富比的一场拍卖会中,拍出1100万美元的高价,到目前为止这是钟表拍卖所达到的最高价格。


也正是在三十年代中期前后,诸如美国豪华汽车大王帕卡德等藏家纷纷找到百达翡丽定制特别款怀表,其中帕卡德的怀表甚至可以显示出其家乡夜空星星的变化,在当时轰动一时,也奠定了百达翡丽在大买家与收藏家心目中特别的地位,其影响至今不衰。


家族接力棒


Charles的儿子Henri Stern在其家族收购百达翡丽时仅21岁,当时他是Stern Frères表盘厂的一名雕刻师,但他真正的愿望却是加入到真正的钟表企业,在他的劝说之下父亲和叔叔于1935年把他调到百达翡丽表厂。正是在那一年,Charles Stern接任百达翡丽的董事长,而Henri则担任他的助手,家族传承的局面初步形成。


1937年,Henri被送到公司最重要的市场——美国去锻炼学习。


1942年,Henri在纽约设立了Henri Stern 钟表代理公司(HSWA),至今仍是百达翡丽负责美国市场销售的分支机构。


1944年,Charles Stern逝世,而Pfister也于1946年辞职,因此Henri Stern逐渐地回归日内瓦,并于1958年任公司总裁。


同年,其子Philippe也已经满21岁。“爸爸从来不会强迫我加入百达翡丽,”Philippe Stern曾这样回忆,“我最初是在德国从事新兴的电脑行业。”但是很快,他就决定要投身到家族企业中去,并于1964年加入百达翡丽。父亲火速将他送到美国。一开始的时候,他从美国的Henri Stern钟表代理公司的基层做起,学习如何装配表带。当时同在HSWA学习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名叫Hank Edelman。


这两个少年都把整个职业生涯献给了公司,成为百达翡丽忠于企业的榜样。Edelman如今已是HSWA董事长,为公司镇守其最重要的市场。


Philippe Stern于1966年末回到瑞士,着手学习其他的钟表业务。家族长辈精心安排的一系列训练使得他渐渐喜欢上这一行,他为自己的家族感到自豪,从此以后再也不想从事其他行业了。


1977年,正当石英危机横扫全球,以瑞士、美国为代表的传统制表业全面溃败之际,Philippe Stern接任其父的总裁职务,可谓临危受命。


百达翡丽也正在此时推出了一系列严谨而富有哲理的广告:“当你买了一款百达翡丽后,你并不是拥有它,而是在看护它,让它代代相传。”百达翡丽以“传家宝”的独特形象摆脱了大多数瑞士高端制表同行急剧衰退的命运,并未受到多大的创伤。


Thierry Stern时年7岁。“我运气太好了,”Philippe Stern说,“Thierry非常想加入这一行当,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说想到百达翡丽工作。


”Thierry Stern更加直截了当地指出:“这里需要我。这儿就如我的家,我有责任把它延续下去,在百达翡丽,各种事务太多,总能找到我想做的事情,从来不会感到厌倦。”百达翡丽是他1992年大学毕业后的首份工作。他花了2年时间在纽约的HSWA与Hank Edelman共事,研究美国市场,就像当年他的父亲和祖父曾经走过的道路。


在回到日内瓦的公司总部之前,他曾在德国工作,从基层开始学习业务,这正是Stern家族成功的秘诀之一—从一开始,家族传人们就不是简单去学校学习一下,重点掌握财务管理方面的技能,而是全部从产品内部开始,学习如何才能做出出色的产品。


更懂钟表的“世袭”行家


长久以来,家族式经营是瑞士钟表业的传统。在1960年代,积家、爱彼、伯爵、豪雅以及百年灵等,均是世代相传的家族企业。


突然之间,差不多都是在1975到1985年间,它们家族传承的传统就销声匿迹了,成为大型集团旗下的成员。


有人更加详细地列举出,当今世界上只有日本的精工和意大利的宝格丽的总裁是公司创立者的曾孙。


反观瑞士,Jasmine Audemars作为爱彼的董事长,也是公司的创立者Jules- Louis Audemars的曾孙女,但她有自己的职业,是个新闻工作者。


同样,爱彼的一名董事会成员Olivier Audemars也是公司创立者的子孙,在公司以外拥有自己的职业。显然不能像Sterns家族四代人传承百达翡丽,那样细心地关注与参与企业。


随着那些独立的家族企业日渐消失在瑞士钟表舞台,百达翡丽越发显示出其独特的魅力。


Philippe Stern指出:“我们深谙制表之道。在接触很多厂家总裁的时候,我们往往感到惊奇,因为他们并不真正了解钟表的真谛。他们也许精通香水、香槟,或者精于管理之道,可是说真的,他们就是不太了解钟表。”


这或许是因为这一行业集合了历史文化与最前沿的技术乃至全球化背景下的销售与物流配送管理,实在过于复杂。


Philippe Stern认为,百达翡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品牌的可信度。当今商界,无论做哪一行,很多人嘴上说着客户、零售商,实际做的正好与嘴上说的相反。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是出于营销目的,或是为了粉饰品牌。有一点相当重要:那就是你必须对你的客户和零售商表现出忠诚。Stern家族相信,只要你想到这是你自己的事业、你的家族的事业,你就不难做到这一点了。


Stern家族遇到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才能把近年来飞速增长的庞大家族成员融入到家族企业模式中去。


“越来越困难了,”Thierry Stern说,“以前公司里只有150人,但现在却整整多出一个0。”百达翡丽是当今最为著名的独立钟表企业,自然也成为众目睽睽的收购对象。


关于是否会出售这个问题,Stern回忆道,当他于1996年在Plan-les-Ouates建立起新厂,就有谣言说他想出售公司,还谣传他之所以要开设新厂,是为了卖个好价钱。“公司可是我家的一部分,”Philippe Stern说道,“如果卖了,肯定会感到特别孤单的。”

< 上一篇日志Marikka Juhler 演绎香奈儿最新时装大片       下一篇日志时间大师的经典篇章 >
赞一下  0
微信号:wx4006468848
或直接扫描右侧二维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皮具设计师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亲,您不能添加自己为好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