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介绍

昵称:阿骥Angiezhu
等级:高级设计师
类别:女包设计师
年龄:32
现所在地:江西 赣州

查看该设计师的空间>>

统计信息:

总人气:4083
总积分:98
作品数:1
文章数:39

时间大师的经典篇章

作者:σ┈→丑帅ミ   时间:2014-03-19   浏览(1398)   赞(0)  评论 |

“在钟表界有很多公司拥有几百年的历史可以讲述,他们有两百年前被某位已经去世了150年的人所制作的腕表。而我们要做的是将注意力放在在世的著名制表师上,而不是挖掘两百年前的老旧故事。”Maitres du Temps(时间大师)的创始人斯蒂文•霍茨曼(Steven Holtzman)在9月22日北京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钟表展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在钟表发展日益呈现复杂和复刻两极化发展的时候,时间大师选择了更为艰难的道路,在以独特的方式呈现钟表复杂性能的同时,力图保证外观的古典。


对于复刻风潮的重新流行,斯蒂文不以为然,他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影响后世的经典。用他的话来说,时间大师的故事就是大师的故事,它的文化就是精熟的技术和卓越的工匠艺术。


首开大师合作先河


虽然在钟表行业许多品牌都会与外来专家合作,而时间大师更加特殊的是决定每款表都由一个不固定的专家团队来设计并且完成整个制作环节,这个团队的组成人员都必须是钟表界赫赫有名的大师。


时间大师的创立极富勇气。2008年在经济危机中,斯蒂文向世人推出了这个总部位于瑞士的腕表品牌。品牌法文名称的意思是“时间大师”,这个品牌的开创性理念是基于团队而非个体的。


该想法源于创始人斯蒂文•霍茨曼在钟表行业三十多年的经验。霍茨曼家族20世纪初就在美国从事钟表业。在家族公司工作几年后,斯蒂文想要向更高层次的市场进发,他于1997年创立了Helvetia Time公司,在北美洲分销包括豪爵(Roger Dubuis)在内的高端瑞士钟表品牌,2004年开始代理Jean Dunand在北美和澳门的销售。


与瑞士品牌成功的合作经历让斯蒂文结识了很多杰出的制表大师,并深入地了解了市场需求,这给予他足够的信心创立自己的品牌,并从一开始就确定走大师路线,直接打入高端时计领域,成为独立制表商中的佼佼者。


“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将两三位制表大师聚合成一个团队。让他们做一些他们自己从没有做过的事,创造一些影响其他人,影响行业的作品。”斯蒂文说。


但这个过程让斯蒂文颇为费心。为了召集大师团队,他遍寻瑞士和欧洲,拜访那些拥有惊异才华的制表工匠。


每位钟表大师都有自己的想法、风格和做事方式。独立钟表师的特性就是独立自主,他们信念坚定,甚至固执。将三、四位制表大师聚在同一张桌子旁组成团队来工作非常困难,这在钟表界是个全新概念。这个行业最前沿的技术,完全依赖业内寥寥无几的制表大师。当这些制表师意识到他们可以自给自足,用很小的产量,甚至是唯一一款经过他们精雕细琢的手表就可以在收藏市场站稳脚跟时,就变得更加“孤僻”。


“开始的时候制表大师们并不想做这件事,他们觉得我的想法只是个好的市场策略。他们的工作是将头脑中的想法经自己的手变成眼前的实物,他们可以自己制造出各种零部件,并且找出将它们完美结合的办法。但合作制表对他们来说是全新的过程,他们要先将自己的想法拿到团队中讨论,再将其注入到制表过程中。这个过程经常出现争吵。制表师们有各自不同的眼光。当另一个人质疑‘我们为什么要这样’,这些疑问和讨论就可能会改变制表师原有的想法。”


这样的合作艰辛而有趣,但最终达成默契。公司成立前的三年,斯蒂文就与大师们开始了对产品的研究。公司成立时,已有15位大师在进行六个系列的设计、制作。


大师的故事


大多数人认为,高端表具有不同版本的历史故事作为背景,这是一种浅显的误解。手表的文化内涵是精湛的传统制作,制表师正是这种文化的传承者。这也是时间大师在钟表界一鸣惊人的原因。


在斯蒂文的召集下,罗杰•杜布伊斯、彼得•斯匹克•马林和克里斯托弗•克拉莱特三位大师联合起来,设计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款集合了陀飞轮、单间计时器、逆跳日历指针、逆跳GMT指针以及位于6点和12点方向,分别指示星期和月相的两个独特滚动条等超复杂功能的腕表。大师们将其命名为“Chapter One”,意为“第一篇章”。


“第一篇章”限量生产33只,中国市场售价为人民币420万元,买主多数是资深的藏家。


制作出这款表的三位独立制表师各有来头。


杜布伊斯对钟表的传统非常虔诚。当他还是个学生,他便负责在教堂敲午钟,为钟楼上发条,被奇妙的钟表世界深深吸引。到12岁时,热爱钟表艺术的他加入了当地一家制表工作室,以后更前往享负盛名的日内瓦钟表学校深造。他曾在百达翡丽高级复杂功能部工作14年,合作创造出世界上第一款逆跳万年历指针机芯。最让世人熟识的还是他创立的个人品牌豪爵(Roger Dubuis)。


英国制表师马林被誉为天才制表师,虽相对年轻也绝对不凡。他那勇于打破陈规的个性充分地表现在他对钟表事业和钟表艺术的热情上。他曾在以复杂功能驰名的专业厂商——爱彼表(Renaud &Papi)工作,之后他决心要研制大胆创新的新型钟表功能。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研制自己的杰作——一款独一无二、完全手工设计、构建并装配的陀飞轮怀表,并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独立品牌。


克拉莱特16岁就入读日内瓦钟表学校,并细心钻研钟表维修技术,全面掌握了传统钟表技艺的精华。自1987年获得了第一份制作一款三问表机芯的合约开始,他一直致力于研究,更创立出可能是世界上最成熟完善的复杂机芯制作工厂。从制作任意一种类型的陀飞轮,到打造非比寻常、难度无出其右的,通过敲打手表即可自动上条的功能,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克拉莱特位于瑞士的Le Soleil d’Or工厂拥有庞大设备阵容,从全套的传统高级制表工具到最新的电脑激光切割机,一应俱全。


三位大师分别在计划中担任不同的角色。杜布伊斯带来传统中标制作的观点,并以其丰富的经验领导整个计划,他设计了该表的陀飞轮笼筐、装饰以及打磨;马林则具备极高的组装技术与知识,绘制、修正零件的设计图;其中最关键的是克拉莱特,他拥有足够完成此复杂表款的设备与资源,让“第一篇章”在其表厂内,进行最后的生产与组装。


事实证明,三个人才华的碰撞确实比一个人的工作更加出色,这使得“第一篇章”已经远远超过了时计,成为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从外型上看,这款腕表具有特大酒桶型表壳、流畅线条和精美的装饰,弧形蓝宝石水晶表镜采用了双层防眩镀膜处理。更为特别的是,“第一篇章”采用了一枚为此表设计的手上条陀飞轮机芯SCH02,这也是首枚陀飞轮机芯同时采用单按钮及导柱轮计时机械,所用到的机芯零件多达558枚。其中最大的突破在于将两个横置的滚筒位于表壳上下方、表耳间的位置,分别显示星期和月相,他们的运作动力由90度立轴连接,能够与日期、GMT等显示盘实现同步瞬跳。


篇章的续写


在“第一篇章”获得成功后,时间大师再接再厉,于2009年推出“第二篇章”系列。这一次是杜布伊斯、马林和丹尼尔•罗斯三位大师联袂创造了全球首枚以不缩写显示全日历的机械腕表。


相比上一款炫丽而复杂的工艺,“第二篇章”更具实用功能,是真正用来配戴的手表。中国地区售价30万人民币,年产量不足300只。表款的设计变化很大,最大特色在其每款时计中都将采用上下双滚筒,以及底部的八角形透视底盖。


这个八角形底盖源于中国文化中“八卦”。斯蒂文非常相信“风水”的概念,在设计过程中,有中国风水大师的参与。在他的家中也设计了一间八角形的房间,桑拿房的窗户也做成了“八卦”的形状。


除去个人喜好的因素,这一设计显然是瞄准了中国文化影响深远的亚洲市场。


对主推制表师文化的品牌来说,中国和一些亚洲新兴市场对时间大师的认可度并不如欧洲,但斯蒂文仍然对中国市场前景充满信心,甚至认为几年内,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可能超过欧洲。


“我们在中国卖出一块表,一周以内就会又增加两名顾客打电话来说看到朋友佩戴我们的腕表,他们也想购买。”斯蒂文说,“我们相信中国人有强烈的求知欲,在若干年后,钟表和制表师的知识在中国会大大地丰富起来。”


为此,时间大师设计出了“第三篇章”以迎合亚洲市场的需求,一改此前的酒桶型外观,换成大部分顾客喜欢的圆形,表盘颜色是夜空蓝,表身超薄,大小适中。


“许多高端腕表的历史只是用于市场推广的故事。经过时间,虚假的或者不透明的东西就会显露出来。”斯蒂文说,“好的腕表是能够让佩戴的人感觉信心倍增的,伟大的时计是要在几十年后看起来仍然经典。


< 上一篇日志传承家族价值       下一篇日志挑对的婚纱,做最美的新娘 >
赞一下  0
微信号:wx4006468848
或直接扫描右侧二维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皮具设计师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亲,您不能添加自己为好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