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发现您是从搜索关键字来到 中国皮革人才网!为了您更方便的访问 www.leatherhr.com,您可以 加入收藏夹 或保存为 桌面快捷方式

突发!全球第二大鞋厂宏福将裁员3万人

来源:台湾媒体CTWANT   2020-05-17 | 免费发送到微信免费发送到微信
字号:|

鞋王宏福将裁员3万人

5月13日,台媒体《CTWANT》报道:今年以来,制鞋业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品牌大厂砍单逾8成,制鞋业龙头宝成日前也传出放无薪假。此外,人称“神祕鞋王”张聪渊领军的宏福实业,更传出越南厂将裁员3万人


宏福实业是全球第二大鞋厂,更是加硫鞋(以“加硫蒸气技术”提高牢固度的鞋,如帆布鞋)第一大鞋厂,旗下包括“顶倢行”、“良兴鞋业”、“得协鞋业”等多家公司,全球拥有15万名大军,长期替NIKE与CONVERSE等品牌代工,年产量超过1.6亿双鞋,产值1500多亿元。据了解,鞋业巨头宝成去年产鞋为3亿多双,丰泰去年也超过1亿双,而宏福集团为1.6亿双。说第二,貌似也的确没太大问题。


张聪渊领军的宏福实业,见证了台湾制鞋业争霸全球的历史。据了解,一开始在莿桐乡田间设厂的张聪渊,90年代把生产重心移到大陆,在广东省中山市设立集团总部,再转进越南,至今在越南已有多达20家工厂;深耕越南17年的宏福,在当地也是个良心企业,曾安排越南罕病儿童来台就医。据悉,张聪渊每到一个地方,都做足政商关係,协助政府推动国民外交,例如他曾投资多明尼加3500万美元(约新台币10亿元),获得该国总统费南德兹接见。



80年代,台湾靠著年产量8亿双的制鞋业,闯出美名,包括宏福、宝成、丰泰、钰齐、隆典、清禄、凯楠、九兴等,皆是享誉国际的代工鞋厂,几乎都是从彰化、云林等中部县市发迹。90年代,这些代工鞋厂纷纷移往大陆打天下,从材料供应、机器设备到制造生产,相互合作,世界前十大知名鞋类品牌,都是台湾制鞋业的客户。

库克勒令制鞋“苹果化”

据一名制鞋业者透露,目前制鞋毛利仅约8%,台湾鞋业现正面临的头号威胁,除了疫情,另一个不可说的祕密就是“NIKE生产苹果化,苹果CEO库克2016年升格为NIKE首席独立董事后,近年曾在会议中抛出震撼弹,质疑“为何手机代工制造毛利率可压到3%以下,鞋子代工制造却有8%?”这无异成为制鞋业营运的一大挑战。“现在NIKE一堆高层来自微软和苹果,顺势把科技业的经营模式带入制鞋业。不过,手机单一规格一次可量产1000万支,而鞋子尺寸多,不同尺寸都要调校换模组,产业环境不同无法相比,因此业界还是会据理力争,尽量维持毛利。”该制鞋业者解释。



制鞋业者感叹,这1、2年制鞋业变化巨大,除了集体担忧NIKE生产苹果化,还有愈来愈多品牌商直接向供应商叫料,再到鞋厂生产,在品牌商的严格监管下,成本完全透明,只剩代工费可赚,毫无拉高毛利的可能。

海外制鞋厂恐2成停工

一名在越南制鞋的台商说,“4月初就有三万家越南工厂申请停止营运,但被越南政府驳回,要求工厂若放无薪假,必须依法补助底薪,有不少老板不满没有订单还要付底薪,认为不如选择资遣员工,反而受伤较小。”一位制鞋业二代更透露,目前制鞋业不但被品牌大厂压著打,业界为了抢单,更压低毛利以量拚价,我们被压到没有利润空间,还要提供成本分析表让品牌大厂杀价,以致现在毛利率不到10%,赚钱的辉煌时期已过去。然而,在砍单、人力成本高及毛利压低的困境裡,自嘲为“四处流浪的吉普赛人”的制鞋业者,却盼不到政府纾困的眼神。



“以前应收帐款的票期1至2个月,现在拉长到半年,我们曾向经济部及金管会反映,申请纾困只需延贷而不是借钱,政府却要传产中小企业提供上市柜公司的合并报表。”一名不愿具名的制鞋业者气愤地说,“不少鞋厂早就想上市,但都卡在合併报表这关,现在申请纾困,要大家一夕之间拿出合并报表,没有人拿得出来啊。”该业者慨叹,6、7月最严峻,大约会有2成的工厂停工,裁员、失业人数将会更多!

台湾制鞋业虽大,但也不是没有潜在竞争者。除了陆干自立门户的威胁,比较令人担心的是近年韩国制鞋业崛起,在印尼迅速扩厂200间,让业者惶惶不安。业者透露,韩国制鞋业有政府支持,还有三星技术背后撑腰,在智能制造上遥遥领先台湾,台湾制鞋业若不加紧脚步,恐将被超越。目前制鞋业者也与中研院合作积极研发智能化生产,未来智能制造或许取代大量人力,不用迁厂更遥远的第三世界,但转型过程稍有闪失,也有可能让全球市场大翻盘。

免责声明: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恭喜您评分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您已经评过分了,感谢您的参与!